計劃

我競選三藩市地檢官是因為我相信,在我們城市的安全及人民公義上我們能夠做得更好。扎根於三藩市的進步價值上,我知道我能夠保護我們之間最弱勢的市民,為所有人改善治安,繼續爭取改革不完善的刑事司法系統。而以下是我的計劃。

投資我們所有的社區

我們需要齊心合力,在每一個社區,就如何保障市內所有人的安全展開真誠對話。我們需要支持安全不但只是屬於少數人,由郵政編碼所決定,而是屬於每一個人的這個激進概念。雖然如此,但我們必須明確指出,安全並不意味著我們要將每一個人關起,建更多的監獄,拆散家庭,並將人趕走。 作為地檢官,我將凝聚婦女、家庭、LGBTQ相關人士、社區組織、執法機構、市府部門等力量,去建造一個真正能讓我們更安全的三藩市。

  • 投資在社區檢察官上,他們將與社區成員及執法部門合作解決在每一個社區內侵蝕我們集體安全感的罪行
  • 聘請替代量刑計劃員與檢察官合作去度身定做刑罰去打破重犯的循環。
  • 終止政府部門間的互相指責,對我們社區所面對的問題採取解決難題的態度
  • 與社區成員、社區機構及市府部門合作,實施創新及由社區主導的解決方法去處理分散集體安全感的社會及經濟成因
  • 處理罪案及暴力最好的方法是首先預防它們的發生
幫助最有需要的人

我希望每一個三藩市人都將地檢官視為人民律師- 去爭取確保每一個人,不論他們居住的社區,出生國家,或族裔,都受到保護及獲得尊嚴的對待。這意味著為我們的受害人爭取公道- 從那個被男朋友用刀子威脅的青少年,到已經被第四次被汽車爆竊的勞工家庭。 這也意味著公平對待被起訴罪行的人。

  • 為罪案倖存者投放更多資源去承認創傷所帶來的影響及其與安全感的關係
  • 通過解除阻隔在受害人及他們所需要的幫助之間的官僚架構,從而保護我們的罪案倖存者及目擊證人,尤其是最需要幫助的人,像是目擊到在他們社區內發生罪案的小孩,或是因騙案或詐騙蒙受損失的長者。
  • 通過保證檢察官考慮每一宗案件會帶來的移民相關後果,確保我們的移民社區對舉報罪案及與執法人員互動感到安全
  • 通過與社區成員和社區組織合作制定策略,減少對婦女,女孩,跨性別及有色人種LGBTQ青年加以控罪,解決潛在的經濟和社會現況 – 例如是經常導致監禁的性虐待,剝削及無家可歸等問題
  • 我們特別有責任去保護兒童,確保每個孩子都能茁壯及安全成長
  • 兒童應該要獲得兒童般的對待
實施智能公義

依靠拘留所及監獄作為達到安全的第一道或唯一一道防線是不負責任的財政行為,長遠而言並不會使我們更安全。三藩市從很久以前就明白這一點,並引領國家開創新方法去改變以往過於依賴監禁的做法,改為優先考慮更生工作、監禁以外的方法、及其他感化計劃去解決犯罪根源。但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雖然有些案件有認真問責的需要,但亦有許多案例可以引用智能司法策略,這不但具有成本效益,亦有助在終止犯罪循環上取得更好的成果。在這個時代,數據及科技對於製定通往安全的路向,以及識別及解決我們的刑事司法系統中的種族差異至關重要。我們也知道,受重創是一個公共衛生的危機,如果不加以治療,就會成為公共安全問題。我們應該向罪案倖存者學習,並認識到創傷的影響及其與安全的關係。

  • 與我們的市內的領袖合作 – 與市長布里德致力於解決無家可歸問題,與市府律師赫雷拉為那些無法照顧自己的嚴重精神病患者尋求接管,與我們的學校系統確保創傷能夠及早發現及處理,與我們的公共衛生系統,擴大為精神病患者提供藥物治療及護理服務,與商業領袖擴大就業管道等等
  • 與州長紐森合力終止我們目前所認知的兒童監禁
  • 為青少年及成人拓展感化計劃
  • 現代化地檢官辦公室,使用科技作為預防罪案的工具,增加透明及問責,同時對抗及解決刑事司法系統帶來的種族影響
重建社區信任

雖然我們目睹犯罪率有所下降和監獄人口減少,但我們社區內仍然有許多人不感到安全,對執法部門的信任亦已經受到侵蝕。 我將優先重建與三藩市社區 – 特別是有色族裔社區及移民社區的信任,並直接解決濫用權力的問題。 如果我們希望人們信任當權者,我們需要通過我們的行動明確表示,那些背負公眾信任的人將會被以更高的準則監察,並對任何濫用或不正當使用權力的行為負責。

以下是我們如何共同構建一個更公正的系統:

  • 消除收費決策,陪審團選擇,量刑建議和認罪協商中的偏見
  • 加倍努力去改革現金保釋制度和其他法院費用,這對窮人和有色人種造成不成比例的影響 – 撇除了他們未來成功的機會。
  • 實施整個辦公室適用的政策,在處理案件時考慮移民後果,保護非公民被告免受過度的聯邦懲罰
  • 反對特朗普政府進一步將移民罪犯化並將司法系統納入移民執法
  • 以最高的誠信、獨立和透明度調查每宗警員開槍事件,確保提供答案,並對違反法律的警員追究責任
保護我們的進步價值

最近財物罪案及家庭暴力事件的上升並不是對三藩市進步價值的起訴 – 它們是我們要加強能夠實際解決罪案根源問題的公共安全策略的原因。刑事司法改革並不意味著人們不需要負責任 – 而是意味著責任要與損害成正比; 我們修訂新的策略去解決驅使罪案的因素; 而我們承認,要真正安全,我們的施政體系亦必須要公正。

 

我在帶領政策改革上的記錄非常清楚。我支持:

  • 終止大規模監禁
  • 消除加州內的死刑
  • 終止現金保釋制度
  • 終止刑事司法費用及罰款
  • 保護47號提案下的量刑改革
  • 終止打擊毒品戰,改為打擊不平等及缺乏機遇戰
  • 令所有人,不論他們的經濟能力,都可以參與感化計劃
  • 保護非公民被告免受過度嚴厲的懲罰及強制驅逐出境
  • 重新評估過去的刑罰去識別對公眾不構成安全風險的人,並對他們重新判刑
  • 確保司法措施絕不取決於某人的膚色或銀行賬戶的大小
嚴厲打擊傷害我們城市的財團

我想將檢察官的角色重新定位作人民律師,保護我們的社區免受最有權力的人傷害。僅僅是通過法律去保護居民免受歧視和其他不公正行為是不足夠的。 地檢官辦公室有能力亦應該在執行我們公民權利、勞工權利、消費者保障及環境法律方面上,扮演更積極主動的角色。

  • 做更多的事情讓排污者承擔責任,要求檢察官執行環境法律,並與灣區和州檢察官合作解決區域性的環境威脅
  • 擴大消費者保護工作,預防及追究公司的詐騙及掠奪性貸款行為,尤其是針對我們的移民和低收入社區以及弱勢老年人的公司
  • 執行我們的勞工及就業法律,以確保工人免受工資盜竊及不安全、虐待或歧視性的工作環境
  • 與我們的合作夥伴合力保護三藩市人免受住房歧視和掠奪性地主的影響